每日經濟新聞
要聞

每經網首頁 > 要聞 > 正文

35億噸“黑金”,如何點燃中波合作“焰火”?

每日經濟新聞 2019-09-24 16:54:24

“波蘭一年的煤炭產量為5000萬噸,而這個數字在中國是35億噸。”波蘭煤礦從業者經常提到這組數據。同為產煤大國與耗煤大國,中波正迎來新的合作契機。

每經記者 楊棄非    每經編輯 劉艷美    

9月9日,波蘭南部工業重鎮卡托維茨,空氣清新。2018年聯合國氣候大會余溫尚未退卻,這座歐洲“煤都”對煤礦業的熱情不減:在市中心“飛碟”狀國際博覽中心內,有30余年歷史的礦業、能源與冶金業國際博覽會(下稱“礦博會”)如約啟幕。

在波蘭南部工業重鎮卡托維茨舉辦的礦博會

場外,位于奧斯特羅文卡的煤炭發電廠——很可能是波蘭最后一座,正在加速建造。它成為波蘭兩個時代的分水嶺。此前數十年間,“黑金”不斷從波蘭遍布礦藏的地下運出,被這個命運多舛的東歐國家視作主權與國家安全的保障。去年,全球變暖警鐘在卡托維茨敲響,波蘭作出承諾:到2040年,波蘭能源結構中,將來自煤炭的能源比例降至30%。

這意味著,這個為波蘭提供80%電能和90%熱能、支撐全國9萬多煤炭工人及其家人生活的產業,即將面臨“轉軌”。

目光投向東方。中國煤炭行業經歷從去產能到優產能的階段性轉變。被“大而不強”所困的煤炭企業急需提質增效,保障能源結構調整“軟著陸”。作為德國等歐洲傳統煤炭國的重要合作伙伴,波蘭所擁有的大量煤礦機械與技術,將因此找到新的“用武之地”。

“波蘭一年的煤炭產量為5000萬噸,而這個數字在中國是35億噸。”波蘭煤礦從業者經常提到這組數據。同為產煤大國與耗煤大國,中波正迎來新的合作契機。

市場:“沒人愿意錯過中國”

在位于卡托維茨南部的煤礦設備制造商Famur車間內,歷經多年研究、推介以及談判的煤礦開采技術系統Mikrus進入調試階段。這臺機器即將在不久后運往中國——今年早些時候,神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簽下訂單,Mikrus最終得以在其設計開采環境中“大展身手”。

Mikrus被中國人稱為“黑龍”。Famur項目經理Kamil Wojtala介紹,黑龍系統創新采用了挖煤機與爆煤機一體化的設計思路,目的在于解決開采薄煤層時可能遇到的復雜情況。而這種開采技術,恰好符合中國需求。

薄煤層開采一直是中國煤炭業的“心病”。我國定義的厚度小于1.3米的薄煤層,儲量占全國煤炭儲量20%以上,但由于設備安裝、維護和操作比較困難,且產量低、成本高,不少煤礦采區“采厚丟薄”開采方式。基于此,2013年的數據顯示,薄煤層采出量僅占10.4%。

數年前,有關薄煤層智能化開采的技術研究開始在波蘭推進,Famur也是參與者之一。按照Wojtala的說法,該技術與波蘭當地開采條件并非完美契合,因此,研究之初就是針對中國、俄羅斯及哈薩克斯坦等市場。問及原因,如Famur董事會顧問Zbigniew Fryzowicz所說,“沒有哪家煤炭公司愿意錯過中國市場”。

與長期合作的歐洲國家相比,中國是Famur較少開發的“處女地”。2年前,Famur將黑龍帶到北京參展,盡管已有公司表示關注,但對于產品效果心存疑慮。為此,Famur特地在卡托維茨附近摔先投入3個工作面,并邀請中方實地考察產品運行情況。

作為黑龍在中國的代理商,北京雙聚機械設備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尹明利坦陳,盡管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咨詢黑龍,但由于基于新技術的合作才剛起步,其能否在中國有更好發展前景,仍是未知數。

的確,對大部分中國煤礦企業而言,波蘭煤礦技術尚未成為一張標志性“名片”。而且,黑龍的高售價也讓中國企業有些望而卻步。

不過,有波蘭企業已經坐不住了。為黑龍提供刮板輸送機鏈條的華星(Fasing)集團嗅到了合作機遇,迫不及待地加碼對中國的投資。盡管具體合作方并未確定,但其董事長Zdzislaw Bik毫不避諱地說出了計劃投資的金額——2000到3000萬歐元。

契機:兩個煤炭大國靠攏

無論Famur還是尹明利,這一“險招”似乎正變成“妙招”——在前來Famur工廠參觀的中國企業中,一種聲音愈加明確:隨著中國厚煤層開采日益成熟,薄煤層開采成為不得不正視的問題。

據波蘭煤炭業專家Marek Moroń回憶,中波兩國煤炭合作由來已久。早在上世紀70年代,中國就開始從波蘭進口煤礦設備。當時,兩國就意識到,彼此在地質條件、煤礦結構等方面的諸多相似之處。然而,數十年的零散合作,未能有效升格為固定合作機制。

波蘭煤炭業專家Marek Moroń 圖片來源:每經記者 楊棄非 攝

一個原因是,英國、德國等西歐老牌煤炭大國在中國市場表現十分突出,相比之下,波蘭顯得遜色許多。數據顯示,2009年,中國就已超過美國成為德國礦機第二大出口市場,達到2.33億歐元,僅次于俄羅斯2.74億歐元。

如今,全球煤炭行業格局正在發生巨大變革——去年,德國關閉位于魯爾區的最后一家煤礦,波蘭成為歐盟僅剩的產煤國家。而在中國國內,其煤礦機械化水平仍有提升空間。不久前,國家煤礦安監局局長黃玉治透露,全國煤礦采煤、掘進機械化程度已分別達到78.5%、60.4%。與2020年分別為85%和62%以上的目標,尚有一段距離。

今年初,國家發改委、工信部和國家能源局下發《2019年煤炭化解過剩產能工作要點》,其中提到,煤炭行業將“全面轉入結構性去產能、系統性優產能新階段”。有業界人士分析稱,言下之意是,礦產資源開發會逐步向中大型、實力雄厚的優質礦源集中,盡管煤炭產能有所放緩,但資源利用率將會明顯上升。

幾乎同一時間,波蘭發布名為《波蘭的煤炭開采項目直到2030年》的文件。其中提到,“近一個世紀的煤炭開采傳統和經驗,使波蘭目前擁有潛力巨大的產業以及許多研發單位、學術機構,都專注于改善每天管理方法和提供用于煤礦的現代化設備”,因此,“政府將進一步主動參與煤炭開采的改善和發展”。

相似的問題,讓中波兩國開始靠攏。

為振興波蘭傳統制造業,波蘭商會發起一項“機械部門促進計劃”,并特別邀請一個由中國煤炭企業和商會組成的代表團參觀“礦博會”。除Famur、華星等煤炭相關企業外,諸如Komag、GIG等擁有政府背景的煤炭研究機構也紛紛向中國企業拋出“橄欖枝”。Famur中國市場部項目經理老沃表示,在許多年之后,政府終于再次關注到煤炭行業,“這一定會是一個好的開始”。

求生:守住能源安全“砝碼”?

波蘭的燃眉之急在于,留給煤礦企業的時間已經不多了。

煤炭一直被認為是波蘭重要的戰略物資。曾經歷過被多國瓜分的歷史,讓波蘭對國家安全重視空前。一個例子是,直到現在,波蘭70%的天然氣都進口自俄羅斯,在用氣上仍沒能贏得“主權”;因此,儲量豐富的煤炭,成為波蘭穩定能源安全的重要砝碼,它讓波蘭不至于完全依賴德國與俄羅斯。

但歐盟有關氣候變化的協定,讓波蘭陷入左右為難之境。去年,歐盟委員會發布一項長期愿景,目標是到2050年實現“碳中和”,即將凈碳排放量降至零。與此相關的是《巴黎協定》中提出的減排目標——將全球氣溫上升控制在前工業化時期水平之上1.5攝氏度以內。

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分析,要達到該目標,到2050年,全球電力供應的70%-85%需來自可再生能源,而煤炭比例需降低至接近為零。

去年,將《巴黎協定》大框架落實成具體、可操作細則的任務落在了卡托維茨肩頭。盡管已是第二次舉辦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,這一選擇仍然引來多方關注:波蘭究竟能否妥善應對國內素來強大的煤炭行業聯盟,真正推動《巴黎協定》落地?

盡管波蘭總統安杰伊·杜達作出“不會讓任何人謀殺波蘭煤炭業”的承諾,但在波蘭能源部一份長期能源計劃中,已經出現“到2040年,在波蘭能源結構中,將來自煤炭的能源比例降至30%”的字眼。

這無疑將嚴重影響波蘭下一步發展。在接受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采訪時,GIG副教授Andrzej Staniek不斷強調,煤炭僅占全球能源來源不到30%,并非造成溫室氣體的唯一元兇。他展示了一幅全球能源結構圖,“我們應該做的不是一味削減,而是通過研究找到更好的解決辦法”。

位于受最大影響的“煤都”,卡托維茨商會主席Tomasz Zjawiony指出,隨著當地市場容量不斷縮小,向中國尋求合作也是當地煤礦企業自我求生的一種辦法,而且,這種辦法將有很好的效果。

比如,華星“轉戰”中國市場之前,已關閉德國工廠。據Bik介紹,中國項目的投資額正是比照原來德國項目的市值制定的。

老沃則不忘提醒,波蘭的歷史能夠使其成為中國有力的合作伙伴。“過去,歐洲許多國家都是產煤大國,比如英國、比利時、德國,我們互相學習、互相合作。”老沃指出,如今,多年合作經驗,讓波蘭能夠成為中歐之間有關煤礦技術交流的“中轉國”,這將是中國與波蘭在煤炭業合作上的契合點。

前景:煤還能“燒”多久?

即便在波蘭內部,人們也不得不承認,解決燃煤造成的環境問題已刻不容緩。

根據世界衛生組織(WHO) 2016年關于空氣質量的一項調查顯示,歐洲50個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中,有33個位于波蘭。這源自波蘭用煤供暖的習慣:家庭與工業燃煤讓粉塵與霧霾籠罩在城市上空,不僅讓卡托維茨所在的西里西亞省PM2.5濃度常年不低于50,而且平均每年均會導致4.5萬波蘭人死亡。

危害也出現在居住環境上。去年,波蘭國有煤礦集團PGG的一項煤礦計劃,向公眾暴露出煤礦可能帶來的地陷危險。Famur董事會顧問Zbigniew Fryzowicz也提到,隨著開采深度不斷增加,地震、瓦斯爆炸等風險發生頻率都會進一步提高。

事實上,作為高度依賴投入的經濟部門,煤礦業已經耗費波蘭大量財力。據歐洲智庫WiseEuropa統計,1990至2016年間,波蘭礦產及相關能源產業得到直接與間接補貼共計2300億茲羅提(約4100億元人民幣),而據其預計,根據現行政策,到2030年,這個數字還將增加1500億茲羅提。

從各個方面看,煤炭與波蘭的穩固關系都在變弱。

市場變化已經十分明顯。Weglokoks煤炭購買部Anetta Piszczek提到,作為煤炭運輸與出口商,Weglokoks已將之前的煤炭運輸版圖從全球縮減至歐洲范圍內。由于公司煤炭出口量下降得厲害,汽車、機械等產品已成為其下一步出口的重要內容。

不過,在波蘭商會相關負責人看來,除機械外,中波兩國在煤炭行業的合作,還可以進一步拓寬至煤炭清潔使用。在這個領域,波蘭也在不斷嘗試新的可能性。

越來越多的解決方案供應商加入該行業當中,佳寶自動化股份公司就是其中之一。其出口部Piotr Magiera介紹,就在去年,該公司新建了一個生產車間,以應對不斷擴大的市場需求。一個例子是,在家用燃煤上,其提供的一種加熱器,能夠將相關粉塵和有害物質排放降至極低水平,而該設備已經在波蘭市場上鋪開。

原煤炭工業部副部長濮洪九指出,今后我國煤炭占比將逐漸減少,但短期內不可能完全被替代。在煤炭開采和利用上,中波兩國的合作還將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如需轉載請與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聯系。
未經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:021-60900099轉688
讀者熱線:4008890008

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中國 波蘭 黑金

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

0

0

排列3开奖直播